欢迎书友访问五湖小说网

五湖小说网

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:萧衍释放丁贵嫔

作品:梁武帝的天下大同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独孤阆信

    “弟弟啊!朕对你不薄啊!整个天下还有比你更富有的王爷吗?为何你还是要谋反呢?”萧衍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!臣弟没有谋反啊!臣弟真的是冤枉的啊!臣弟真的没有谋反啊!”萧宏哭道。

    “谋反!你没有谋反?你觉得朕会相信吗?怎么可能呢?你若是没有谋反,你为何需要如此呢?”萧衍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弟到底怎么了?难道陛下是觉得臣弟是做贼心虚,才会自己前来的吗?”萧宏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有谋反,你为何要上囚车呢?”萧衍问道。

    他心想:朕就看看萧宏如何狡辩,他才能让朕相信他其实没有谋反!

    这一次,朕是说什么也不相信他了!他肯定是谋反了!

    “陛下。你不能听信小人的谗言啊!臣弟确实没有谋反啊!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“朕已经掌握了你通敌卖国的确凿证据了。你还想抵赖吗?”萧衍问道。

    他心想:萧宏一定是知道自己要死了,所以才故意死不承认的!

    “陛下,证据也是可以伪造的!您万万不能相信啊!而且,许多民间的高手是可以模仿寡人的笔迹!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朕怎么还是不信呢?你的笔迹谁可以模仿呢?你的书法造诣恐怕是咱们梁国很高的啊!朕还是不相信谁可以模仿你的字迹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真的吗?可以模仿的。那些为了搞死我的人早就研究过我的笔迹了。他们可以模仿得非常像!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人家模仿你的笔迹,可有证据吗?”萧衍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啊!陛下!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他心想:证据,我要有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呢?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的所有信件都有一个墨点。为了防止有人造假。你可以看看那些诬告我谋反的信件有没有墨点。你就可以知道,那些信件是不是真的了!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朕现在就看一看那些信件好了!看看是不是真的!”萧衍拿出了信件。

    他观摩了片刻信件,居然没有墨点!

    “没有墨点吧?陛下啊!哈哈……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“还真没有墨点啊!真的没有啊!莫非你真的没有谋反吗?”萧衍问道。

    “臣弟都说了。这是有些人诬告的!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。也有可能是你早就猜到信件会被人截获。所以故布疑阵的!这个不能说明任何问题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你就继续调查好了。臣弟相信等到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,你会还臣弟一个清白的!”萧宏说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自信啊!朕如果要是相信你,可能又被你给骗了啊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几日以后,萧衍前去冷宫接丁贵嫔。

    此时,丁贵嫔的脸色已经憔悴了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也变得泛着紫色了。

    她心想:怎么办呢?

    陛下看到我如此憔悴的颜色,会不会嫌弃我呢?

    “陛下大驾光临,臣妾有失远迎。”丁贵嫔跪拜道。

    她心想:陛下应该是回心转意了!太好了。我又可以从冷宫里面出去了啊!

    “爱妃啊!你受苦了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陛下。臣妾知道您是为了引诱出内鬼,所以才把臣妾打入冷宫的!”丁贵嫔不禁开始哽咽了。

    她心想:萧衍确实是一代明君。

    可惜,我知道,他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!

    “爱妃啊!内鬼是萧宏,已经被擒获了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陛下英明啊!”丁贵嫔瞬间笑了。

    “英明?朕如若真的英明,就不会让萧宏多次出卖梁国军事机密得手了。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他心想:朕实在是天底下第一糊涂虫啊!

    “萧宏早就与魏国勾结了。臣妾多次提到过。只是陛下您却没有在意啊!”丁贵嫔说。

    “朕不是不在意。而是朕不愿意相信,自己的亲弟弟居然会背叛朕。”萧衍哭泣道。

    他心想:有些时候,绝对的信任就意味着绝对的背叛!

    朕如今已经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!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朕!

    “陛下,萧宏这些年仗着陛下您的宠幸,作威作福。已经招致天怒人怨了!”丁贵嫔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!如今百姓们状告临川王的书信都堆积如山了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!临川王早就该死了!陛下不能再让他活下去了。否则,天下的百姓都会认为陛下不能够明辨是非!”丁贵嫔笑道!

    “是啊!朕恨不得现在就宰了萧宏。让他永堕阿鼻地狱!”萧衍怒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英明啊!一定要赶快除掉萧宏!否则,咱们梁国可就后患无穷啊!”丁贵嫔哭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爱妃,你先走出冷宫吧。朕一定杀了萧宏!整顿咱们梁国的朝纲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丁贵嫔心想:陛下真是太英明了啊!英明神武的陛下啊!

    但是,本宫还是担心,若是萧宏想方设法狡辩的话,他可能会翻案啊!

    所以一定要抓紧时间除掉萧宏。不能给他丝毫的喘息之机!

    萧衍心想:但是,朕若是杀了萧宏。岂不是没有人可以为朕办事了吗?

    朕身边还是缺少一个知冷知热的人。这样的人不是谁都可以做的!所以,到底要不要处死萧宏。

    朕还是需要从长计议!

    况且,若是杀了萧宏。咱们梁国宗亲的力量就会削弱,外臣的力量就会变强。那样的话,是非常不利于中央集权的。

    几日以后,萧衍去了陈庆之的府邸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大驾光临,我陈府上上下下蓬荜生辉啊!”陈庆之恭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就连陈庆之将军也学会奉承人了啊!朕真是没有想到您对朕也如此客套了!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客套?不是啊!这是微臣的本分啊!”陈庆之说。

    他心想:怎么办呢?陛下必定是问萧宏的事情。

    萧宏肯定是应该处死的。但是,陛下可能不想杀了他。所以来咨询我的意见!

    但是,我又不能违心地说不能处死萧宏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是不是想问微臣,应不应该处死萧宏?”陈庆之单刀直入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你觉得呢?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“微臣觉得必须处死萧宏!”陈庆之说。。

    “为何呢?难道你就那么恨萧宏吗?”萧衍说。

    他心想:朕怎么觉得陈庆之也有私心呢?